游久网天下3专区

滚动新闻

你的位置:天下3 >> 心情文章

大荒美好回忆:请你用心地把我留下

[我要投稿] 已跟帖 2010-7-6 作者:誮儛 来源:天下贰

  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在百花林里笨拙的奔跑,跌跌撞撞,捡起花精掉的白装激动地大叫喧哗,把两对粗布靴换来换去看哪对更拉风,因为觉得漂亮,10来级的头饰到40级还不舍得丢下。

  什么时候起,我们熟练地切换着鼠标和键盘,强迫症般地换着新出的时装,已经不记得当初青涩的模样。

  还记得吗?我们狂喜地存着任务怪留下的几银几铜,计算着飞石头的费用,不舍得用掉帅气的新手夜豹符,宁可撒腿在九黎城外欢跑。

  什么时候起,我们熟练地点开网银,输入元宝和点卡的金额,100还是1000,只是一个概念,再没心情抢着翻捡怪物的尸体。

  还记得吗?我们在25里一次次的灭团,被老蜘蛛磨得想哭,那个时候我们努力学习放风筝,那个时候我们认真地研究所有职业所有数据所有技能。

  什么时候起,高防的天机漠然地按着1234,高念的冰心机械地搓着泥巴,我们不再喜欢说话,我们讨厌被别人数落,我们被弱些的团友连累于是只想爆粗,我们打着哈欠看着副本剩余时间,只想快点把BOSS磨倒,然后睡觉回家。

  还记得吗?我们打个支离死了多少趟,咬牙切齿地杀完回来,围在一起修衣服笑得那么欢畅。

  什么时候起,曾经的面孔已然无在,巴蜀寂寞的高崖,中原荒凉的土地,除了终年不息的风声,再看不见任何鲜活跳跃的人影。

  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开出本FJ,那晚上睡着了都笑醒,那些士气槽满后攒下的金银铜箱子,我攒了100个,我只爱老虎机开它,我们花光积蓄买天下对心上人说爱你,看着鲜黄的字体笑得甜蜜得像花。

  什么时候起,习惯了名字经常上电视,习惯了面对各种各样的商城宝箱,从来都是速开啊。

  还记得吗?我们骑着没长角的白马,你牵着我的手,说要带我看遍江南的桃花。

  什么时候起,跨在珍兽上的人们匆匆忙忙聚而又散,奔波向宝鉴的路上,无暇看春城又飞花,木渎的桃花开了又谢,冰冷的马蹄踏碎了一地落霞。

  还记得吗?我们在瀑布下跳舞,赤着脚,笑着闹着,踩着溪边的水花。

  什么时候起,故人已经无在,淡漠的面孔擦肩而过,拥挤着秒杀节日任务怪,再不会多停留一秒,再不会关心组队的人是他还是她。

  还记得吗?你一边说着爱我,一边日日夜夜亲手挖遍了旷野上的棉花,技能区熙熙攘攘的人群里,那件写着你名字的衣裳,穿在我身上,让我觉得自己像天仙一样漂亮。

  什么时候起,我一边说着爱你,一边迅速地买下一块又一块讯法,迅速地砸下去,砸下去,和飘渺的几率做搏斗,-2%还是-3%,用钱去买所谓的完美,至于那些枯枯荣荣的细藤和木棉花,还有谁会去看它?

  还记得吗?兄弟的一声召唤,我们会不顾一切地放下手头事,只为帮杀一个小BOSS,便二话不说飞向海角天涯。

  什么时候起,我们奔波在无穷的升级路途上,挤着可怜的时间,滴水不漏的快节奏,无视朋友的问话,没有时间去搭理他,其实谁都一样,很多时候,只是累得不想说话。

  还记得吗?那时候我们每天上线都会问候,每次下本都会口水花花,灭团时互相“超度”,集体“殉情”,躺在地板上聊天叽叽喳喳。

  什么时候起,我们只喊着“速度速度”,速度进队,速度进团,速度杀杀杀,可是,为什么连曾经每天不漏的“晚安大家”也不再说啦。

  还记得吗?我们卸掉武器、脱掉装备,赤手空拳地玩打架,抗着草垛垛的斧头,在盐村仓库,大笑着“追杀”。

  什么时候起,我们带着翅膀却丢下笑容,为着那天文数字般的声望,在战场里沉默不语杀人如麻。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