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网天下3专区

滚动新闻

你的位置:天下3 >> 心情文章

玩家原创小说:南海秘传之幻海龙吟(四)

[我要投稿] 已跟帖 2017-11-2 作者:兮游 来源:网络

  第十六章

  铭澈有些不平。他本可以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不必在太虚观中受尽歧视。却因为这条巨龙,这一场命劫,改变了他原本的生命轨迹。

  神龙料知铭澈的反应,因此没有什么迟疑,继续说了下去:“吾之命劫,本该吾独自承受,或许吾真的老了罢,感觉已经承受不住那次天劫,但那时东海之神似乎已对南海之地有所觊觎,吾誓要守护南海,吾不能就这样亡了。所以,吾把天劫分担给了汝。然,最终,天神还是发现了吾的行为,为惩戒吾,吾被夺去了名号,削弱了神力。若非如此,伽蓝废墟就不可能落入南海。”

  铭澈闻言,仍是不语。

  龙佑在一旁也看傻眼了,想缓和缓和气氛,于是开口说道:“龙神龙神,我是龙巫宫弟子,我叫龙佑,想向您问一个问题,您可认得神龙瞳渊?”

  巨龙沉吟了片刻,苍老的声音又在空间里回荡开去。

  “瞳渊……那是一只固执的小蛟,曾不止一次地来南海寻吾,求吾指引其修炼成龙。吾为他的坚持所打动,同意助其修炼成龙。吾早看出他心有所向,待他修成龙神,便劝他离开。自那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他了。吾看他离去的方向,似乎是九嶷山的方位。不知他现在,尚好?”

  龙佑沉痛地回答道:“神龙瞳渊曾与九嶷山灵巫宫巫女翼遥结下契约,永世守护灵巫宫。后来,灵巫宫更名为龙巫宫。在皇帝蚩尤大战中,神龙瞳渊为守护龙巫宫,牺牲了自己。我听闻一些巫女说,瞳渊在死前耗尽最后的气息,化为了浓雾,围绕在九嶷山间。神龙,我们想念瞳渊。您,可有方法使瞳渊复生?”

  “闻汝之言,吾甚是遗憾。吾乃神龙,亦知自己寿数将尽,无可挽回,瞳渊亡了,亦是天命啊……汝等若想复生瞳渊,便等同于推翻天演命盘,必将遭神怒,届时龙巫宫覆灭,瞳渊之愿起不落空?”

  龙佑闻言,失落地低下头去。

  这时候,巨龙又看向了铭澈。

  “吾命数将近,但也有一愿。愿以吾之命魂,偿还当年吾种下之因。虽不能现身助汝等击败此次南海灾难的罪魁祸首,但吾愿以元魂珠为载,成为汝的力量,常伴汝身。”

  都不待铭澈回答,巨龙便放下了铭澈他们,腾到空中,化为了一颗昭明龙神元魂珠。

  那颗元魂珠闪着金色的耀眼光芒,缓缓地落了下来,落到了铭澈的身前。此时的铭澈虽不情愿接受它,但顾念到轮回塔下的伙伴,想到天下的芸芸众生,他伸出手,接受了他。他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去轮回塔阻止幽都王的阴谋,因为他不愿任何人再遭受他幼年时承受的苦难。

  接受了元魂珠的铭澈感觉自己身体发生了某种异变。他感觉的体内似乎产生了一道屏障,这屏障似乎把他体内的浊气聚集到了一侧,同时又在另一侧产生了源源不断的清气。此时的他,仿佛一个阴阳太极,一半是浊,一半是清。他试着默念了一道通灵真言,发觉指尖透出了清气,便随即画出了一只麒麟。麒麟现身,张望了一下四周,仰天吼了一声。

  铭澈心中十分激动。现在的他,不但可以用浊气施展出乾元观一派的太虚逆法,又可以用清气发挥太虚观的正统功法。此时的他,不再是十年前南海劫难中的无助幼童,不再是太虚观里手无缚鸡之力的洒扫弟子,现在的他,已经有足够的力量,去守护他深爱的天下。

  “麒麟,拜托你带我们离开这里。”铭澈的声音坚定而平静。

  麒麟端详了一下自己的主人,立刻伏下了身子。铭澈坐到了麒麟的背上,向龙佑伸出了手:“来,我们一起离开这里。”

  龙佑搭上了铭澈的手,坐上了麒麟,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铭澈就像是看到了神话一般。

  “小白,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

  铭澈看到小白蹲在地上,似乎在哭泣,可是却听不到半点声音。

  小白站起了身子,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泪痕,但此时仍强忍着悲伤,擦干了眼泪。

  “我一定要为爹爹报仇!”说着便化为了小龙,停在了铭澈的肩头。

  铭澈记得,那是小白的脸上第一次露出倔强的表情。

  离开乾元观时,乾元观众人还在与儵鱼苦战,余清虽看到铭澈一行人乘着麒麟离开,却因被儵鱼缠住,未能及时追上,只好眼睁睁看着铭澈离开。他望着铭澈他们离去的方向,心中感叹了一声,“果然还是去了轮回塔啊。”

  乘坐着麒麟,朝着那南海之中唯一散发着耀眼神光的巨塔行进。随着目的地原来越近,轮回塔的模样也越来越清晰。

  那大概与乱石穿空的场面有些相似吧。只见那轮回塔坐落在一片浮空的陆地上,底下是螺旋上升的石路。塔身好似一把宝剑,直指苍穹。那塔身周围,还围绕着一圈一圈的浮空石体,与轮回塔周围的结界融为了一体。

  再靠近一些,轮回塔的模样就更清晰了。一座巨大的凶面神像怀中抱着一面圆盘。这圆盘大约有凶面佛像的的半个身子那么大,上面布满了奇怪的符号与纹路,中央有一尊小小的佛像,不停闪着金光。仔细一看,圆盘之上还盘踞着三条铜蛇,颇有危险之意。听小白说,这是伽蓝神的命轮盘。

  麒麟在轮回塔底部大陆的边缘停下了。铭澈对麒麟道了一句“谢谢”,便把麒麟召回了。这时候小白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对着三人脚边的一枚小小扇贝不停地挥手。

  “小蚌精,小蚌精,你还在这里啊。你怎么变小啦?”

  铭澈朝脚底边望去,确实有一枚小小的扇贝。他忽然回想起了百里云裳所说的话,想起了那个乘坐贝壳飞往轮回塔的天命之人,天璇。

  小蚌精慢慢地张开了贝壳,里面的一颗珍珠发出了人的声音。

  “我载着那么大个人从南海极东游到南海极西,太累人啦,法力都耗完了。”

  “你干嘛要载人来这里呀?”小白问道。

  “你不知道,前些日子,伽蓝神托梦给我,说希望我载一个落到我身边的少年人去轮回塔。起初我不信,可是这梦天天反复,我不信也得信了。”

  “呀,你还见过伽蓝神啦?伽蓝神长什么模样呀?”

  “我……我没看清,但是觉得他很亲切,很友善,神态动作中都给人一种慈悲的感觉,但是听他的声音,我感觉有些苍老和虚无,仿佛随时都要消逝一般。”

  “啊……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妙呢。小蚌精,你有没有在这附近看到一些大荒侠士?铭澈哥哥的伙伴之前就说要来轮回塔了呢。”

  “侠士……有啊。说来也奇怪,先前我是有看到几个大荒侠士来轮回塔,可是都还没落地呢,他们就凭空消失了。后来,我看到又有几个大荒侠士带着好多人过来,但是他们也是,还没落地,就凭空消失了。”

  “天呐,这么奇怪!”小白说着回头担忧地看了一眼铭澈。

  铭澈闻言,也只能皱眉。

  于是小白继续问道:“那,那你有在这附近看到东皇太一和望舒吗?”

  “嘘……他们来了,你们快躲到我身旁的巨石后面去。”话音刚落,小扇贝就合上了。

  三人闻言,立刻藏到了巨石背后,躲藏之际,又偷偷地露出半个脑袋来,观察轮回塔底下的情况。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铭澈的视线中。

  绿黑色的长袍,金色铃铛,银白的头发——那是望舒,一个和自己结下了契约的邪神,一个没说过半句假话,却硬是骗过了自己的少女。在望舒的身边,有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即便是如此远距离地观察,却也能感受到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炙热神力,十分霸道,十分强硬地压迫着所有的一切,甚至可以让人感受到他强大的野心和仇恨。。

  那个人,应是太阳超神,东皇太一。

  第十七章

  东皇太一是何等人物,铭澈心里也清楚。传说他是东海主神帝俊弟弟帝江的长子,当年的十日凌空之灾便是他一手谋划。很显然,与伽蓝神相比,能让苍生饱受干旱暴晒之苦的这位太阳超神,对众生并没有什么怜悯之心。

  面对这样一位神,身为一介凡人的铭澈,但凡想到自己可能要凭着肉体凡胎,与东皇太一展开正面厮杀,心中难免倍感压力,尤其是在此时亲身感受到了东皇太一的力量之时。虽然如此,但铭澈还是死死盯着东皇太一,密切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但凡发现他有什么毁天灭世之举,他便要第一个冲上前去阻止他,就算是化为太阳神火下的灰烬也罢,只要能拖延东皇太一实施阴谋,那样也好,这样就能为天下能人志士争取更多的时间。事到如今,铭澈心中也清楚,这大荒,英雄辈出,即便他牺牲了,也会有下一个人挺身而出。

  想到这里,铭澈也算是真正定下视死如归的决心。

  这时候,他听到了望舒的声音。

  “太一哥哥,这伽蓝舍利果然有用,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层结界了。”望舒仰着头,又兴奋又期待地望着东皇太一。

  “做的不错,望舒。”东皇太一看似嘉奖地摸了摸望舒的头,但他的声音中,显然并没有悲喜,甚至让人感到冷漠和傲慢。

  望舒似乎也毫不在意东皇太一的语气,眯缝着眼睛享受着太一的嘉奖。

  此时,铭澈正观察着二人下一步的举动,却忽然被人从背后捂住了口鼻。他正要挣扎之时,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铭澈,我来了。”

  铭澈转过身去,一看,原来是百里云裳。他再看看旁边的龙佑,他就没这么幸运了,他是被人直接敲晕了,再看看他的身旁,敲晕他的凶手,郝大力,正满有些大仇已报的得意神情,边叨咕着“叫你之前踹我”。

  说着郝大力又伸手去拍龙佑的脸颊:“哎,醒醒,醒醒。”

  龙佑懵懵懂懂地睁开眼睛:“什么情况?你们怎么在这里?”

  只在郝大力的身后,还站着若冰,幽姬,荒火弟子清焰、时炎,翎羽小妹离弦,魍魉小哥子落。

  铭澈赶紧轻声问道:“师姐,你们去哪了?那边有只蚌精说,看着你们来到轮回塔附近就凭空消失了。”

  百里云裳答道:“那只蚌精说的没错。我带着一队刚来到轮回塔,就遇到了一道神光,在这道神光的照耀下,周围的一切都看不见了。我们都听到了一个声音,自称是伽蓝神,说是轮回塔现在很危险,不忍看我们自寻死路,要把我们送到安全的地方。等这道神光消失,我们一队的人就来到了一块巨大的陆地上,这块陆地是一方平台,中央有一座小塔,塔下竟然有道人。那道人说可以把我们送回九黎城,但我们拒绝了。我们问那道人此地何处,离轮回塔多远,那道人回答说是月烛影湾,轮回塔在它的西南方向。”

  这时候,郝大力说话了:“我们也是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被伽蓝神送到了月烛影湾,和百里姑娘她们会合了。”

  百里云裳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藏金阁和灵隐寺众人听从了伽蓝神的劝告,返回了各自的大本营。但是我们几个各门派的弟子商量了一下,还是要返回轮回塔。如今还能再次和你们相会,真好。”

  铭澈点了点头。毕竟人多力量大,能再和伙伴们聚集到一起,合力对抗敌人,确实再好不过。

  这时候,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

  铭澈回个身,发现东皇太一缓缓腾空,以其右手为中心,周围形成了一个火焰漩涡,那漩涡中还蕴含着一个光球。只见那光球越来越大,漩涡越来越急,东皇太一抬手,轻轻把那光球朝着轮回塔一送,便看见火光四射,地动山摇。

  等众人回过神来时,轮回塔的最后一层结界已经有了一丝裂缝,似乎再承受一击,就会分崩离析。

  百里云裳当即作出决断,朝着众人说了一句:“上。”说着,便飞身奔赴东皇太一和望舒的跟前。

  所有人都没有拖后腿,百里云裳前脚跟刚走,众人便后脚跟跟上来了。所有人都在路上给自己施了状态,开启了终极的爆发式战斗模式。

  百里云裳落地拂剑,下一秒间,周身便出现了巨大型麒麟和邪影。那邪影与他并肩而立,英姿飒爽。

  郝大力携其他两名荒火弟子,轮刀舞锤地,怒吼一声,震得地面也颤动了几分。虽只有三人,但那阵势与气概,不输百万雄兵。

  幽姬大笔一挥,以生命为引,凝成了一个墨种,随时等待着时机植入敌人体内。随后,又见她双眼充血,酝酿着长久以来的积怨,准备以此怒气施放出名为鬼泣的终极招术。

  若冰甩了甩衣袖,初次亮出了手中的极寒冰针,眼神比以往更加锐利。此时他,不似救人性命的医者,却像是一名杀人于无形的暗杀者。

  龙佑手持重杵,凭借着化龙之力,使出了一招斗转参横,周身形成了一面隐形的镜子,可以反弹一切攻击。

  翎羽小妹离弦手持羽弓,弦已紧绷,似乎已经瞄准了目标。

  魍魉小哥子落不知不觉隐去身形,此时正遁入地底,直向东皇太一奔去,风驰电掣之间,便破地而出,朝着目标突刺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离弦之箭入陨石撞击一般,飞速向东皇太一的胸前射去。而若冰之寒针也在同一时刻以相同的速度飞向了敌人的穴位。幽姬立刻周身画出一圈鬼蜮。

  东皇太一这时终于慢慢地转过身来,不紧不慢冷哼了一声,冷冷道:“蝼蚁。”说着,只是轻轻地一拂手,便把魍魉打落在地,口吐鲜血。而那飞箭与寒针不仅被太一打散,同时又在一秒之内燃起了火焰,随着火焰消逝,便化作了灰烬。

  可谁知,幽姬在此时又使出一招神出鬼没,瞬移到了敌人的身边,企图造成眩晕和催眠,并种下墨种。一旦种下墨种,敌人便会在施放法术时遭受墨种破体之痛。

  东皇太一皱了皱眉头,望舒便立刻挡在了东皇太一面前,一抬手,便形成一道黑色法阵,而这法阵又是由无数气刃构成。只见幽姬还没触碰到敌人,便被那黑色法阵冲击了回去。

  幽姬本就发动了鬼泣之招,损耗了自己血气,此时又受到了气刃的强烈攻击,已是奄奄一息。

  郝大力见状,在空中挥舞着大锤,口中高呼着“冲啊”,带着其他两名荒火弟子,发动了刚身之技,冲到了火力前线。

  望舒感到十分有趣,破有兴味地朝着一个接一个而来的目标施放着黑色法阵。

  荒火弟们抗住了这一波攻击,龙佑立刻抓住时机,发出一声怒吼,迅速地冲向了望舒,迎面给了她一记重钝。

  望舒敏捷地躲过了龙游的重击,却反手一个法术,被龙佑的斗转参横给反弹了回来,伤到了自己。

  百里云裳见己方似乎取得了一点点优势,即刻派出了麒麟和邪影去扰乱望舒。

  铭澈也不甘落后,使用体内浊气,依照太虚逆法,飞出一道黑色的定身符咒,对望舒造成了定身和石化的效果。

  此时,若冰已经治好了受伤的子落和幽姬,剩下的众人,连同离弦,一齐对望舒发起了合力一击。

  第十八章

  望舒突然之间遭受了各门派弟子的攻击,感觉十分吃痛,顿时便不再觉得有趣,眼神中也骤生杀意。只见望舒的眼睛变成了一片血红,不剩一点眼白,同时她额间的红色印记也闪起了光亮。

  之后,只听她愤怒地大喝一声,她的身体中涌出了无数把浊气筑成的宝器,朝着四面八方飞射出去。

  子落和离弦受了望舒宝器的重伤,身上都留下了拳头大的伤口。可怕的是,这伤口中流出的血液是黑色的,而且,此二人都像受了诅咒一般,感觉身体再慢慢地融化。

  若冰立即拿出了所有医具开始施针,并且选用了最为珍贵的草药给此二人敷用,其神气色,无比凝重,又无比认真。可是,只见若冰的眉头越锁越深,那伤口无论如何治疗,都无法止住流血,那浊气也无法被净化。所有人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极短的时间内化为了一滩黑水,消散在深不见底的南海洋流中。

  “凡人——不要惹我生气。”望舒停浮在空中,向所有人发出最后的警告。

  此时此刻,在场的所有门派弟子,没有一个人是不感到恐惧的。毕竟,方才还与他们并肩战斗的伙伴,只是在顷刻之间,毫无征兆地,无可挽回得,化为了一滩黑水,消逝在茫茫大海中,连遗言都没能来得及说。他们甚至以为他们就要打倒望舒了。

  这时候,铭澈站了出来,正气凛然。

  “望舒,我们不会让你们的阴谋得逞!”

  望舒看到是铭澈,放缓了些语气:“哦……是你呀,铭澈小哥哥,我本来还挺喜欢你的呢。毕竟是我的契约人,我不会杀你的。”说着,竟降落下来,抱住了铭澈,嘴角露出了不为人看透的笑意。

  剩下的众人看到了这一幕,都不禁对铭澈产生了一些想法,而这些想法,大多是疑问,是怀疑。疑问的是,铭澈怎么会和望舒认识,甚至还缔结了契约。怀疑的是,伽蓝宝物的遗失,是不是铭澈一旁促成。从过去的种种现象看,铭澈确实怂恿了藏金阁和灵隐寺打开伽蓝古刹之门,而宝物,也确实是由望舒夺去。此时此刻,恐怕铭澈怎么解释,也无法然众人心服。

  这时候,小白突然冲了出来,指着望舒一阵叫嚷:“你这个坏姐姐,你不要用那种评论玩物的口吻说铭澈哥哥,你快放开铭澈哥哥,不然我就要动手了!”

  望舒闻言,松开了铭澈,却也好笑地望着小白。

  “小白龙,你不听话,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玩具。”

  小白气得直跺脚,突然就扑到了望舒的身上,对着她一阵拉扯。混乱中,小白龙不小心扯下了望舒手腕上的金铃。

  望舒不再笑了。

  小白看看自己手上拿着的金铃,又看看望舒,感觉,望舒这次真的生气了。

  “够了,”望舒低沉着声音道,“我杀你,只是眨眼间的事情。把金铃还来。”

  按照小白的性格,她本应该赶紧抱歉地把铃铛还回去。但小白偏偏这次没有退缩,因为她觉得,她可能拿到了对于望舒来说重要的东西。任由望舒言语威胁,她死死攥着金铃。

  望舒没了耐心,突然就放了一道黑刃,把小白龙击倒在地,可小白还是没有放手。

  望舒正要靠近小白,直接抢夺金铃时,小白情急之下,把金铃吞下了肚中。就因为这一吞,小白的身体突然发生了异变。

  只见小白痛苦地在地上打滚,脸上,手上,脚上都开始长出鳞片。在此过程中,小白痛苦地呻吟着,似乎是强制从人形变回了龙身,她的头颅开始变化,手脚改变了形状,其躯干也变得越来越大,不断有鳞片生长,脱落,又生长出来,最后,她已经完全化为龙形了,由着一股神奇的力量托举到了空中,停浮着。

  此时此刻,小白龙俨然变成了参天巨龙。那龙身的高度,就与有轮回塔前的巨大凶面佛等同。

  铭澈从下仰望着白龙,看见她慢慢地睁开了眼,那神态和气息,似乎变得和以往全然不同。在她的眼眸中,全然已经没有那个天真懵懂的小女孩的稚嫩,她的深邃的瞳孔中,此时只有万世生灵与天道法则。一切是那么平静,又那么威严,神圣而不可侵犯。

  只见白龙一个摆尾,望舒被拍飞在地。

  “可恶,”望舒拍拍衣服从地上爬了起来,“竟然夺去了我的神力之源。太一哥哥,她欺负人。”望舒撅着小嘴,向东皇太一求助道。

  这时候,在一旁默默看着这出闹剧的东皇太一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一字一顿,都足以有震慑生灵的力量。

  “胆敢扰乱本神的计划?受死吧,白龙。”

  说话间,东皇太一腾空而起,动了动手指,便有一处空间开始发生扭曲。每当他使用伽蓝舍利向白龙发出一束光线,那光线所到之处便开始错乱。那光线若落到白龙身上,那白龙的身上便出现一道血口,而且那血口随着扭曲的时空,不断地在扩大。整个轮回塔,都因白龙的伤口,而变得血雾弥漫。

  白龙感受到自己身上在不断撕裂的伤口,发出了一声悲鸣,但随后又发出一声怒吼。她毅然决然地穿过一道道时空扭曲的光线,历经着千刀万剐之苦,一把抓住了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想来自视甚高,此时没料到会被这条愚蠢的白龙压制,心中极为盛怒。虽然懊恼,但他也并没有自乱阵脚。身为太阳十子之首的他,化为了一颗炙热的火球,趁着巨龙吼叫之时,钻进了巨龙的体内。

  只见巨龙突然僵直了身子,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她张开嘴,只见一阵阵浓烟从她嘴里冒出。而此时,东皇太一真在白龙的身体里穿梭,撞击,所及之处,都是一片烈火烧灼。

  铭澈难以想象一颗火球在自己的身体里面燃烧的感觉,他觉得白龙此时一定痛苦极了。可当他看向巨龙的眼睛,却没有望见一丝畏怯。

  他再也忍不住了,不顾眼前是多么危险的情况,他召出一只麒麟,直直飞到了龙头。

  巨龙看到他的来到,没有惊讶。当铭澈的麒麟向龙口中注入千年寒冰之水时,巨龙的身体似乎稍微放松了一些。

  这时候,受到千年寒冰之水冲击的东皇太一,手持着从龙身中寻得的金铃,飞出了巨龙口中,随手把那金铃扔给了在一旁失神的望舒。

  望舒重拾金铃,气焰一下子又嚣张了起来,连连铺设了好几十个法阵,朝着巨龙攻击过去。

  而此时的白龙,因时空扭曲而裂开的伤口还在流血,体内则遭受了东皇太一的灼伤,如今又失去了金铃的神力,还遭到了望舒的反击。一下子就被打回了原形,直直地往下坠。

  铭澈赶紧乘着麒麟接住了奄奄一息的小白龙,小心翼翼的收入怀中。

  回想起曾经那么弱小的小白龙,方才那么无所畏惧、竭尽全力的一战,铭澈心中也燃气了熊熊烈火般的战意。

  可目前的他,尽管已经可以使用正统太虚功法和太虚逆法,身上还备着一颗昭明龙神元魂珠,可要与望舒和太阳超神相抗衡,力量恐怕还是远远不够。

  怎么办呢?

  当场的各门派弟子恐怕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铭澈所作的决定。

  只见他手持着宝剑,狠狠地,往自己的腹部刺了进去。

  鲜血和浊气,喷涌而出。

  一只金灰色的巨大邪影从百米开外,如电般地奔至铭澈的身边。

  第十九章

  铭澈与邪影相视,相望,然后确定地点了点头。

  冥冥之中,只有铭澈和他的邪影能够明白这须臾之间的万千言语。

  “如果为了与你相见,需要抛弃彼此的性命,那么我愿意与这样的你相见。因为,我们都在寻找相同的意义。”

  此时的铭澈强行把自己的身体破开了一道口子,其实是为了打破他的‘容器’,好让体内的浊气在周身循环排放与吸入,以免吸入了一旁的邪影。但是这样做,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在此过程中,他的伤口得不到治愈,一旦血液流失过多,他就会死。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争取对敌人多造成一些伤害。剩下的,就交给自己的队友吧……

  “凡人,还敢与本神较量?”东皇太一停浮在铭澈的上方,此时正俯视着铭澈和他的邪影。

  “我不叫凡人。”铭澈不卑不亢道。

  东皇太一冷哼一声:“这倒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凡人。”

  “少废话,看招。”

  凭着昭明龙神元魂珠的力量,铭澈的身后竟出现了比方才那条白龙还要巨大得多的金龙,金龙一爪护着快要崩裂的轮回塔结界。

  东皇太一扬了扬嘴角,露出了有些邪恶的笑意。然后之稍稍抬了抬手,一条火焰为身的巨龙也从太一的身旁腾空而起,其声其势其形,与铭澈的昭明龙神并无太大的差异。

  这时候,望舒企图加入到此二人的战斗中去,却被百里云裳、郝大力、龙佑等人拦截了下来。无奈之下,只好陷入了与各大门派弟子的缠斗中。

  铭澈操控着金色巨龙,径直攻击东皇太一本尊。只见金龙微微张了张嘴,他的吼间便形成了一个能量球,这个能量球越旋越大,当它再也塞不下金龙之口时,金色突然把这能量球化为了炮弹,直击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连手都没抬,仅凭意识便生成了一道弧形防御面。那防御面与那高度压缩后的神力剧烈碰撞后,便也消失了。

  这时候,铭澈的邪影突然出现到了东皇太一的身后,与太一的火焰巨龙厮打起来。

  “凡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些都是小把戏。”东皇太一非常轻蔑地笑了。

  说着,过于强大的火焰巨龙一口吞噬了铭澈的邪影。

  铭澈全然不在意,运用浊气倒着默念出了回生真诀的心法。只见他自身伤口流血的速度缓了下来,与此同时,那火焰巨龙体内似乎出现了一团原来越强大的浊气,渐渐地渐渐地,遍布满了整个火焰巨龙的龙身。

  看来,太虚逆法下的回生真诀,不但可以增强施法者本人的生命力,也可以增强施法者邪影的生命力。

  东皇太一不太愉悦地皱了皱眉头。

  只见此时的火焰巨龙,其龙身反被铭澈增强的邪影浊气吞噬,俨然变成了一条浊气构成的黑龙,并且由铭澈的邪影操控着。简单来说,也可以这么理解——铭澈现在操控了两条巨龙,一条金龙,一条黑龙。

  金龙和黑龙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对东皇太一进行了一系列的物理攻击和法术攻击。东皇太一虽然法力无边,但面对腹背受敌的情况,也有些难捱,不经意间,也受到了两条巨龙较重的伤害。

  这样的情势,也难怪东皇太一不太高兴。

  然而思索片刻后,东皇太一的脸上又浮现出了傲慢的神情。他装作被铭澈压制的样子,一味地躲避,并不出招,实际上是在慢慢地接近其他门派弟子。当他到达了理想的位置后,他随手放了一个法术,便把百里云裳等人击落悬崖,落入了轮回塔大陆底部的深渊中。

  铭澈见状,立刻乘着金龙冲下悬崖想要救起坠入深渊的伙伴们,可到半途中,却被望舒拦住了去路。

  此时的东皇太一面前只有一条黑龙牵制。太一不屑地摆了摆手,使用伽蓝宝物,用几处扭曲空间困住了黑龙,接着便轻松破坏了轮回塔最后一层结界,进去了轮回塔中,扬长而去。

  铭澈见状,急忙掉头去追东皇太一,可发现轮回塔的大门已经被东皇太一关上了。一时间顿在原地,不知所措。

  到头来,他没有解救伙伴,也没有打倒敌人。

  多么没用的自己啊。

  望舒见此时只剩下她与铭澈二人,又嘻嘻笑了起来。

  “铭澈哥哥,别太为难自己了,作为凡人,你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呢。”

  铭澈,收回了金龙,落到地上,沉默不语。

  “怎么不理我呢?”望舒笑盈盈地看着挫败的铭澈,“其实,我也没想杀人。我要杀的,是神。毕竟,我是弑神之月。”

  铭澈此刻的真的想死了算了。

  望舒仿佛看透了铭澈心里的想法,摊了摊手说道:“如果你想死的话,我也不介意帮个忙咯。反正,现在的你,充满了负面情绪,看上去,美味极了。”说到这里,望舒十分期待地笑了起来。

  铭澈还是像座雕像一般,沉默着,一动不动。

  “你真的想成为我的养料吗?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做是默认咯?”望舒最后确认了一遍。

  铭澈没有表态。他知道自己原本就快要死了。

  此时此刻,他的脑中想着许多其他的事情。比如,他不知道,当他一个人回到岸上,会不会有人相信他说的一切。他也不知道,一个和邪神缔结了契约,并且牵扯上关系的人,究竟能否被世人所接受。

  事到如今,他从一个太虚观洒扫弟子,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就连他也认不清自己了。是一个突然获得神力的幸运儿,还是远古龙神的替罪羊,是正义的太虚观弟子,还是帮助邪神打开伽蓝古刹大门并且抛下伙伴坠入深渊的邪恶之人?他真的有些糊涂了。他搞不清楚,他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是一个好人,还是一个坏人。

  望舒等待了铭澈一会儿,没有反应,拍了拍小手,正准备进食。

  这时候,黑龙冲了过来,一个猛冲便把望舒撞到了悬崖底下,随后又立刻化为了邪影之身,来到铭澈的身边,静静地凝望着铭澈。

  许久,铭澈侧过头来,看了一眼他的邪影。

  “邪影,你怎么哭了。”

  邪影摇摇头。

  “你在替我不值?”

  邪影还是摇摇头,这是这次,邪影微微张开了口,用一个沙哑又断断续续的声音,开口讲了第一句话。

  “我……想……我们……相遇……你……我……成为……更好的……自己……”

  铭澈叹了一口气:“抱歉……让你失望了。”

  邪影仍是摇了摇头。

  “遇……见你……我……很高兴……”

  铭澈闻言,眼中恢复了几许光亮。

  这时候,铭澈怀中的小白龙,也颤颤微微地在露出半个脑袋,朝着铭澈,吐了一个泡泡。

  那一刻,铭澈觉得,自己,真正明白了存在的意义。

  第二十章

  许多年以后,平遥镇的街市上有一个说书摊子围满了人群。

  “话说那大荒历549年,伽蓝古国从天而降,那叫一个巨浪滔天,生灵涂炭啊。有一个少年,得到了伽蓝神力相助,勇闯轮回塔,配合着大荒枭雄玉玑子,拯救了大荒世界三大巨头。要说那三大巨头是谁,你们可仔细听好了,那可是幽都魔君张凯峰,幽篁国大将军七夜,还有那重振上清峰的太虚观前掌门宋御风。幸好这三大巨头最终没有在轮回塔里丧失心智,让幽都王的阴谋落得了个空。要说那最后伽蓝塔顶层决战,也是精彩的很啊。幽都王先是叫出了两个怪物,七夜、张凯峰、宋御风当然是各自施展绝招,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结果,幽都王突然召唤出上百来只鬼手,把这三位巨头给捉住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玉玑子的法术终于施展完毕了,可是那幽都王也厉害啊,偏偏这个时候现出了真身,一举就拿下了玉玑子。可是万万没想到啊,万万没想到,原来玉玑子的绝招不是自己释放,是他的邪影施放出来的啊。只见那万丈光芒一齐下来,幽都王承受不了日光,就败倒了。眼见着幽都王被打倒了吧,可是突然,幽都王的大儿子,太阳超神,东皇太一突然赶了过来,他也没跟这几位英雄过招,一手扛着幽都王就溜了。轮回塔大战,就此落下了帷幕。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好了,各位看官,该给钱了啊。”

  说着,说书先生摊开手掌,跑到听客面前,一个个讨钱。正当他来到一个小女孩的面前时,小女孩突然高声问了一句话。

  “说书先生,东皇太一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幽都王快败了才来呀?还有还有,东皇太一这么厉害的太阳超神,为什么不跟玉玑子他们打一场就溜了呢?”

  说书先生其实也是道听途说,从来没想过这些问题,突然被这小女孩一问,想了想,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结果恼羞成怒,不耐烦地对小女孩说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去去去去去……”

  这时,旁人听了小女孩所言,也觉得有所疑问。

  其中有一个看官也向说书先生提问道:“哎,说书先生,你这听谁说的啊?是不是瞎编的哦?说的还怪玄乎的哦。”

  旁边一人也跟着提问:“就是,这种事情,不是亲身经历过,哪能知道这么清楚啊。要么,这故事,就是你胡乱编的。”

  说书先生看有疑问的人越来越多,局面不太好控制,连忙解释道:“哎,你们可别真不信,我那也是四处游方,四处听来的真人真事。你们爱听听,给钱,不爱听就算了啊,也别耽误人家做生意啊,真是的。”

  人群渐渐散了。那方才提问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到了附近的一家路边酒摊,吃力地搬开椅子,吃力地爬了上去。

  只见桌上摆着一壶酒,还有几个小菜。

  小女孩因为身子太短,只好趴在桌子上,看着桌两侧举杯对饮的两人。

  其中一位,是弈剑弟子的打扮,面容俊朗,此时有些微醺。

  另一位,则是一身质朴简装,看不出是哪门哪派,倒更像是乡野之人。

  弈剑弟子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当年轮回塔之战的重要辅助者,竟然隐没在了历史长河中啊……”

  那乡野之人酌了一小杯酒,微微笑答道:“天璇兄,不必不平。这大荒的历史篇章里,不都是无名之人做着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嘛。何况,我认为,我所做的这一切,还不足以弥补当年我所犯的过错。再说,我觉得,不被历史铭记,也挺好。”

  “哈哈,说来也是,谁愿意被那说书之人夸大其词地介绍给天下人呢。但是铭澈兄,当年轮回塔一战,我天璇,真的要谢谢你。若不是你为我们争取了时间,或许东皇太一早就攻入轮回塔了,还有,若不是你重伤了他,牵制住了望舒,最后的决战,胜负真是难说啊。”

  乡野之人摆了摆手,淡然地笑了笑,夹了碗碟中一口小菜,慢慢咀嚼了起来。

  期间,那小女孩想要偷偷拿走桌上的酒杯,被那人发现,夺了过去。小女孩十分失望地撅了撅嘴吧,只好继续趴在桌上望着天空发呆。

  弈剑弟子也夹了一口小菜,又说道:“说起来,铭澈兄,这些年,我始终有些好奇,你同说我过,当年轮回塔底一战,你是几乎快死了,后来你是怎么得救的呢?还有啊,坠入深渊的同伴们,我如今也常常在各门派中见到他们,他们后来又是怎么得救的呢?唉,当时也真是阴差阳错,跟你们走散了,没能帮上你的忙。”

  那乡野之人闻言,十分平静地答道:“天璇兄不必自责,我们,也算是各有使命罢。我后来……是去深渊底下寻他们了,可惜,发现的是尸骨。”

  “让我猜猜,后来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乡野之人呵呵一笑,道:“我在深渊底,遇到了伽蓝神的神识。”

  “你说伽蓝神?他在轮回塔中也帮助了我。”

  “嗯,我知道。既然你见过他,想必你也知晓,伽蓝神的作风。”

  “哎,说来也是,伽蓝神是大慈大悲之神啊……看来是他复活了我们一行的伙伴咯?”

  乡野之人点点头:“但是,伽蓝神对我提出了一个请求。”

  “什么?伽蓝神也对你提要求?”

  “不是要求,是请求……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是要求吧……”

  “他要你做什么了?”

  “他希望我,能够和小白龙一起,守护南海。”

  “然后你就答应了啊?”

  “嗯……昭明龙神亡了,伽蓝神决心神隐了,南海必须要有人站出来守护。可是,小白龙现在修为还不够,又遭到了轮回塔一战的折损,单独留下小白龙一人守在南海,我也不放心。”

  “原来如此……”天璇若有所悟,但又问道,“那你呢,你也是伽蓝神所救吗?”

  铭澈神秘地摇了摇头。

  “那是怎么回事啊?”天璇好奇得紧,都顾不上吃饭,碗筷都放下了。

  “你再仔细想想,我觉得你能猜到的。”铭澈抿了一口酒水。

  天璇左思右想,摸了半天脑袋,最终拍了一记桌子,不好意思地笑道:“瞧我这笨的,都忘了你是太虚观弟子了。”

  小女孩这时候都快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愣是被天璇一记拍桌个惊醒了,吓得口水都忘了擦,一脸懵地看着两人。

  桌上的酒菜也快吃尽了。

  铭澈拿出手帕替小女孩擦了擦口水,站起了身,对天璇作揖道:“好了,天璇兄,我是时候回去了,我们来年再会。小白,快和天璇哥哥再见。”

  小白虽然还没清醒过来,听到铭澈的话就照做了,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天璇哥哥再见”,便被铭澈抱下了椅子。

  天璇也起了身,有些不舍地作了一个揖,坚定地回答道:“来年再会。”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