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网天下3专区

滚动新闻

你的位置:天下3 >> 心情文章

同人短篇:灯约 这些人比厉鬼更加可怕之查案

[我要投稿] 已跟帖 2017-11-27 作者:刺槐 来源:网络

  【查案】

  他们走后,我一人在屋内陷入了沉思。

  虽然我是镇上的舞娘,可我其实并不是望川镇的本地人。我来这里不过一年多的光景罢了,而这一年中,镇上却并不太平,陆陆续续已经有好几个 人死去了。

  而且,我曾经听到一些奇怪的传闻……

  “杀人的不是人,是鬼?”薛城珏愕然看着我,“上官姑娘,你确定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我也只是听说的罢了,你可以问问镇上的其他人,这一年来,确实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了。大家都说是什么厉鬼索命,但每次 一问他们厉鬼从何而来,所有人都闭口不言,似乎生怕惹上什么祸患一般。所以我虽然在镇上住了一年多,却依旧对那些往事不得甚解。”

  陆长澜道:“这好办,我和李子夜去太虚观一趟,找个太虚观的师兄来帮忙看一看,依他们对鬼气的熟悉,凶手究竟是人是鬼不就一目了然了吗, 是人最好,如果是鬼,有太虚弟子的帮助,我们也好抓一些。”

  李子夜不置可否。

  薛城珏颔首道:“那就有劳你们二位了,我就留在镇上继续问一下其他人,看看能不能打探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薛公子,带上我一起吧。”我哀求地看着他:“此案不管是人是鬼,我也很想弄清楚镇上究竟发生过什么。”

  “这……”薛城珏犹豫了一下,终还是点了点头,“好,上官姑娘你跟着我一起,好歹你对这里也熟悉。那我们就开始吧,长澜,子夜,你们快去 太虚观,速去速回。”

  陆长澜和李子夜离开后,我们也去找了张捕头。

  “张大人,我听说这一年中镇上似乎死了不少人?”薛城珏单刀直入,凝声道:“还望大人可以据实相告,免得再有无辜的人死去。”

  “这,这,这。”张捕头头上竟是惊出了一头冷汗,“我们镇上最近一年确实是死了几个人,但是,但是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联系吧?”

  “没什么联系?”薛城珏步步紧逼,“那大人可知道,镇上有厉鬼索命的传闻?”

  “什么?!”张捕头冷汗流得更多了,“这这这,我是听说过,但是,但是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自然是有鬼的。”薛城珏淡淡道,“所以大人,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我说我说!”王捕头苦着一张脸道,“薛少侠,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如果真是厉鬼索命,那我们可真没什么活路了。”

  “你先说,只有知道了事情的始末,我才能知道如何救你们。”薛城珏安慰道。

  “事情是这样的……”王捕头低声说道:“这一年来,我们镇上相继死了六个人。分别是王媒婆,刘郎中,王夫人,卖茶汤的陈阿婆和她的儿子陈 立以及白秀才。而王媒婆的三个女儿也在一夜之间失踪了,现场没有任何发现,除此之外还失踪了四个小孩子,但地上留有带血的玩具,只怕都已 经凶多吉少了……”

  我和薛城珏面面相觑,没想到镇上竟然死了这么多人。

  “他们分别是怎么死的?”薛城珏皱眉问道。

  “王媒婆被挖了心,具仵作检查,是,是,是被人用手生生挖了出来的!刘郎中被灌了毒,但奇怪的是,刘郎中的尸体双眼暴突,似乎除了中毒, 生前还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而王夫人则是因为被贼人侮辱所以上吊自杀了。”王捕头擦了擦头上的汗继续说道,“陈阿婆和陈立都是死于中毒, 经仵作验尸之后说是因为误食了一种毒果。至于白秀才,你昨晚也见到了,他的牙齿被人打碎让他自己吞到了肚子里,最后还被人割了 喉……”

  “我实在没看出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凶手的杀人手法也很多变。”王捕头犹豫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是一年前才调过来的,关于镇上厉鬼 索命的说法我也听过很多次,但是我却没查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有些陈年往事估计还得问问镇上的老人才能知道了。”

  “我知道了,王捕头你继续查验一下尸体,我们去走访一下镇上的老人。”薛城珏思考着说道。

  “好好好,那就麻烦少侠了。”王捕头连忙作揖回道。

  “上官姑娘,你可知道镇上的老人哪位比较好说话?”走在街道上,薛城珏问我道。

  “酒馆的常客孙老头算是镇上的老人之一了。”我想了想说道,“只要你请他喝几碗酒,他应该愿意跟你说说以前的事吧。”

  “那我们就去找他。”薛城珏点了点头。

  ……

  “你们要问关于厉鬼索命的事啊?”喝过酒以后的孙老头胆子大了很多,他咂了咂嘴,脸上的皱纹越发深刻了,但仍旧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唉, 造孽哟,这件事,现在知道的人都已经很少咯。”

  “孙大爷,当初镇上究竟发生过什么?您能不能和我们详细说一说。”薛城珏又给他添了一碗酒,凝声问道。

  “这……”孙老头犹豫了一下,“年轻人,我劝你们啊,还是别管这事儿了吧!这事儿太玄乎了,有可能,有可能真的是她回来索命来了。”

  “她是谁?”薛城珏抓住关键信息连忙问道。

  “她,其实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她没有名字。”孙老头又喝了一大口酒,摇头叹道:“那时候,我们都叫她疯女人,因为她衣着邋遢又举止疯癫, 所以大家就这么叫她了。”

  “她和镇上死去的人都有什么关系?”

  “那些人,或多或少都欺负过她。毕竟她一个疯子,又无牵无挂的,谁也不会为她出头的。”孙老头睁着浑浊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远处说道:“他 们具体都发生了什么我不清楚,我看那女人可怜,还施舍过给她几个馒头,后来听说她捡了一个丑丫头做妹妹,可我从没见到过,也不知是真是假 。再后来,就听说她大晚上的提着灯去了镇外的树林里,那里可是时常有野兽出没啊,她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但有猎人带回来了她的那盏灯…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还疯疯癫癫的,只怕早就死在野兽口中了吧。”

  “那你们为什么都觉得厉鬼会是她?”薛城珏想了想,疑惑地问道。

  “这你们还真问对人了。”孙老头抹了一下嘴巴,眼中透露出一丝恐惧:“我那大孙儿是镇上的屠夫,他小时候也见过那疯女人。王媒婆和刘郎中 死的时候,他都曾在夜晚见到过一个提灯的女鬼站在他们的屋子外面抬着头向里张望!他还因此吓出了一场大病。”

  “提灯的女鬼?”我皱了皱眉,不解道:“孙大爷,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孙大哥可不是一个胆小的人,再加上他常年杀猪自带一身煞气,应该是鬼 怪怕他才对啊,而且他为什么就那么确定那是鬼不是人呢?”

  “小姑娘,你也说了我孙儿胆子很大,什么人可以把他吓出一身大病呢?”孙老头苦笑一声,再次喝了一口酒压低了声音,仿佛怕被什么听到一般 说道:“我孙儿告诉我,他看到那个提灯的女人没有影子,最关键的是,那个女人,没有脸!而且,那盏灯正是当初疯女人经常提着的那一盏。”

  “什么?!没有脸?”我被吓了一跳,细细一想象只觉一阵毛骨悚然。

  “可不是吗,所以我孙子才被吓出了一身大病啊。”孙老头将最后一口酒喝完,站起身说道:“所以啊,你们还是别再查下去了,这事儿啊,都是 报应,报应啊!”

  看着孙老头摇摇晃晃离去的背影,我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薛城珏,只觉这事越来越超出我的想象了。原本以为凶手是人,结果越调查越发感觉凶手 是鬼。

  “薛公子,你看这……”我皱眉说道:“难道真的是厉鬼索命来了吗?”

  “凶手绝对不是鬼。”薛城珏反而一脸笃定的摇了摇头,“就算有鬼,也绝对不是鬼杀的人,只怕这次的凶手不简单,我们再去问问其他 人。”

  我点了点头。

  ……

  卖菜的徐阿婆:“陈阿婆啊?我们当然熟了,我们可是几十年的邻居了,那可是一个好人啊,只可惜她那个不长眼的儿子竟然带回来一篮毒果,不 仅把自己给吃死了,还害死了他的亲娘!恩?你说镇上的那个疯女人?不不不,陈阿婆可没欺负过她,正相反,她还免费给那女人喝过好几次茶汤 呢!”

  教书的王先生:“我的夫人……唉,都怪我,那段时间我出去游学去了,过了一周才回来,我没想到我夫人竟然会,会被贼人给!我那可怜的夫人 啊……我从未嫌弃过她,我知道那不是她的错,可她偏偏想不开上吊了,就这么留下了我一个人……厉鬼索命?不可能!我夫人七年前才嫁与我, 而那女人都死了近十年了,怎么可能与我夫人结怨!”

  街口的小贩:“刘郎中啊,哎你们别说啊,他死的真叫一个惨啊。我从没见过那么可怕的尸体,我觉得与其说他被毒死,不如说他在毒发之前就已 经被吓死了!我觉得就是那厉鬼来索命来了!嘿,厉鬼为什么会找他?我听说啊,他曾经占过那疯女人的便宜!”

  绣娘:“我当初就是王媒婆给我做的媒,她那一张嘴哟能说会道的,按道理应该八面玲珑没什么仇人才对啊,可谁知道她突然的就这么死了呢。镇 上的疯女人?我有点印象,好像那时候王媒婆还好心给她说过媒,可不知怎么的没成功。再后来就传出了她失贞的流言,但不知道奸夫是谁,白秀 才就想要大家将她浸猪笼,可却被王先生拦住了,终究放了她一条生路,只是将她赶出了镇子,后面的事情我就不太清楚了。”

  ……

  事情看似都与镇上的那个疯女人有联系,可仔细一想却又发现只有几个人与她有联系,有几个死者不仅与她没仇甚至可以说是有恩,那么就应该不 是厉鬼索命。可这般一想,收集到的线索似乎都没什么作用,一切又回到了原地。

  镇上越发人心惶惶,薛城珏却是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焦躁之色。

  “薛公子,你可是已有了什么头绪?”我观察着他的脸色问道。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是有了一些想法,上官姑娘,我们再去那女人曾经住过的地方看看吧?”

  我点头称好。

  这个地方已经彻底荒芜了,杂草丛生不说,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让人格外不舒服。

  我跟在薛城珏身后走进了那个屋子,发现里面满是灰尘和蛛网,家具早就在岁月的流逝中变得破破烂烂,格外荒凉和凄冷。

  我未能从这里看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来,但薛城珏却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一片肃杀之色。

  忽然他神色一动,转头对我笑道:“上官姑娘,子夜和长澜他们回来了,我们去与他们会合吧。”

  ……

  “这位是太虚观的枫言道长,这位是冰心堂的百里姑娘。”陆长澜对我们介绍着新来的两个人,“我们刚到太虚观山脚下,便遇上了枫言道长他们 ,就直接请求他们的帮助了,路上我也已经向他们说明了这里的情况。”

  “薛公子,上官姑娘。”一身道袍的枫言道长对我们抬手作了个揖,清丽的百里姑娘也向我们打了招呼。

  “枫言道长,这里的事情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心里大概有了答案,但还是想请你帮忙看一看这镇上是否有鬼魂的存在,好验证我的想法是否正 确。”薛城珏说道。

  “这简单。”枫言说道:“我们太虚弟子可是常年修有观心诀,专门用来察觉这些肉眼看不见之物,而在我进镇之前我便已经仔细看过了。”

  “你看出什么来了?”李子夜挑了挑眉,“这镇子里有鬼吗?”

  “有。”枫言点了点头,神色凝重,“而且不是一般的鬼,这整个镇子,早就被一股浓重的邪气包裹了。”

  “我知道了。”薛城珏点了点头,叹息道:“果然如此。”

  我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之前薛城珏还说绝对不是厉鬼所为,此刻听完道长的话却又说什么果然如此,这不是自相矛盾了吗?

  李子夜和陆长澜对视一眼,想必也如我一般不明所以,但他们却什么也没问。

  “百里姑娘,还烦请你帮忙再看一看白秀才的尸体。”薛城珏转向一边的百里作揖道。

  “没问题。”百里抿唇一笑,“你们去做你们的事吧,尸体这方面交给我就好了。”

  “有劳了。”薛城珏向她点点头,然后对我们说道:“望川镇杀人之谜我差不多已经想明白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疑点等百里姑娘看完尸体之后便能 彻底解开。”

  “薛少侠,你果真已经查出凶手了吗?”张捕头一脸期待的看着他问道:“是不是厉鬼?”

  薛城珏摇了摇头:“我确实知道凶手是谁了,是鬼却也不是鬼。谜底就等百里姑娘验尸解完我的疑点之后,我再告诉你们吧。”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大厅之中一时竟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联想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不知不觉间竟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而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般诡异的事情,只觉整个小镇都变得陌生阴冷了起来。

  院外不知何处传来乌鸦嘶哑的鸣叫声,脑中忽然想起那个没有脸的提灯女人,我莫名地打了个寒颤。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

29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