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久网天下3专区

滚动新闻

你的位置:天下3 >> 心情文章

大荒小说:魍魉少女平月的历练日记

[我要投稿] 已跟帖 2018-4-22 作者:小脆皮 来源:网络

  我叫平月,是个魍魉。

  其实外人对我们门派误解挺大的,以为门派里不是师兄那些逗比就是掌门这样高冷的。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正常人,很正常很正常的人。

  就是有点爱财。这也很好理解的,做人呢,总是要有点理想才行,你说我吧,论温柔比不过堂子里的,论高冷争不过仙居的,论英气抢不过盾娘的风头,论霸气和荒火娘差了好几个档次,论呆萌够不着道姑,论可爱挡着个龙巫妹,论潇洒得给弈剑让条路,论气质拼不过鬼墨,论逗比......算了还是让毛毛妹逗比着吧。

  论美艳就别想了,上边一打师姐压着呢......

  你说,我可不就得培养一个兴趣爱好嘛,排遣排遣自己的情绪对不对。

  掌门觉得我挺麻烦的,据他说是没见过我这么麻烦的弟子,成天就知道数钱,不然就惦记他的金库。这不今天出师考核考了一半,他一脚把我踹上传送点,说让我去沾染一下人世间的气息。

  我真的是一脸懵逼,难道喜欢钱还不够有人间气息吗?

  话说回来,掌门真的很小气,临走就给了我一个小布包,我掂了掂就知道没多少东西,还美曰其名是对弟子的考验。考验你个鬼哦,金库分我一半我再考虑考虑。

  当然了,这句话我是绝对不敢说的,我很乖的坐在大蝙蝠背上飞到了九黎,我可不想被派去打扫藏书阁。

  做个合规矩的的弟子真不容易啊,心累。

  说到这九黎吧,算是个一线城市,交通便利,贸易往来的商人络绎不绝。大蝙蝠挺不给面子的,我本来想让他把我载到孔雀坪,没想到他飞过了头,还不承认。

  行吧,南门就南门。我挤出一个笑脸摸摸大蝙蝠的脖子,他一脸不情愿地扭过头,一个俯冲把我丢在地上。

  很好,脸着地......脸着地啊!我爬起来的时候有个斯斯文文的弈剑小哥满脸受到惊吓的样子,最后递给我一块雪白雪白的帕子,我看了看他身后呆若木鸡的一大票人,觉得自己要被南门毫无遮拦的太阳晒化了。

  我很可耻的把小哥雪白的帕子擦成了黑色,真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南门每天人流量太大,地面太脏,城管又不派人打扫,我又脸着地......

  很好,这笔账我记住了!以后再被分去喂蝙蝠,我一定要好好对待对待他。

  但是目前的问题是这个帕子......

  我把帕子揣在布包里,咳嗽两声,正打算告诉小哥我洗干净就还给他,只见小哥脸抽搐了两下,一副痛心的样子说不用还了,说罢就要上剑走人。

  讲道理,这个穿着校服的弈剑小哥真的很帅,符合我读过的所有《大荒xx言情xx》、《那个弈剑与那个太虚不能说的那些xxx》......嗯,大家懂就好,所以我怎么可能放他走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别想歪,我只是问了他名字,为了把帕子还给他罢了,看我真诚的眼神。小哥的名字很好听啦,叫萧扶柳,一听就很文弱。我蹲在神石上目送他离开的时候还有点不舍,不知不觉蹲了好久,有个天机营的阿姨带着小孩子路过做任务,小孩子指着我说麻麻你看,石头上有个奇怪的阿姨。

  讲道理,你叫我姐姐还差不多。我背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毕竟不能吓唬小孩子,我发誓我只是隐身跳下石头,掐了掐她的小脸蛋,水嫩水嫩的手感可好了,没想到她就哭了,眼看着有个穿着鸟毛装的毛毛冲过来,吓得我化了个血往丹朱飞奔而去。

  讲道理,手感可好了。

  我在丹朱晃荡的时候碰到不少西瓜,我摘了一个,拿匕首切得整整齐齐,一口下去汁水四溢,特别甜。我就这么抱着瓜坐在板凳上看别人切磋,一不小心就看到了晚上,晚上的丹朱比白天有韵味,四周的植物发着幽光,萤火四处飘荡。

  我正打算收拾掉瓜皮找个地方睡觉,有个帽子上缀着长面纱的姑娘拦住了我,问我还有没有瓜吃。讲道理,这么晚了瓜都被主人收走了,我挺为难的,就自己掏钱种了一个。还好包里的钱还是够买个西瓜苗的——大荒牌西瓜苗,见风就长。

  等瓜熟的时候我都快睡着了,就叫这个姑娘小白吧,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的。小白把我推醒了之后让我把瓜切了,她咬下第一口之后突然开始给我讲故事,我总结了一下就是:一个负心汉抛弃了小白,小白准备报复的时候这家伙死掉了,结果小白太失落就到处找男人......啊呸,找真爱的故事。

  简单、通俗、易懂,教我文学的师姐肯定要夸我的。

  我撑着睡意总结完了这个故事,小白就开始哭,眼泪钱串子一样往下掉,看得我有点心疼,我靠过去想再递给她一块瓜吃,没想到她抓起我的袖子就擦眼泪,哦,还有鼻涕。

  心好累,我只是想递一块瓜。

  眼看我这套衣服是废了,神石闪过一道光。

  萧!扶!柳!

  我兴奋地朝他招招手,他一脸纳闷地走过来,还是那么风姿绰约、玉树临风。救星,我就知道他是救星,小白的眼神唰的一下就亮了,放开了我的瓜和袖子,正正帽子,又在裙子上擦干净手,只见她款款而立,朱唇微启,她说道:奴家这厢有礼了~

  我分明看到小哥脚下一软,抬手就是一招曲则全。嗯,大概是当强心剂用。我偷偷摸摸地捏着隐身术准备走人,买瓜苗的钱就当日行一善了,没想到小哥一把搂过我肩膀,咬牙切齿地警告我敢走就找毛毛挂我一年赏金。

  好的大爷我不走,你那么有钱,赏金直接给我呗?

  后来,后来我们三个就成了固定的队伍,方便完成各自的历练。我负责打探消息,偶尔和扶柳一起虐杀妖魔,小白负责后勤,做做饭什么的,不过那味道不敢恭维,所以我主动包揽了饭食,小白只负责美。

  没错,美。我们接了各地斩杀妖魔的单子之后,小白就负责在过程中唱唱曲啦、跳跳舞啦这样的。

  我和扶柳,是真的不想她因为裙子蹭到血迹就唠叨一下午了。折磨人,太折磨人了。

  说到门下弟子历练,这个一般都是按照斩杀妖魔的数量决定成绩。这天我们仨按照往年的趋势估摸了一下,觉得差不多到了优秀线,就收拾行李准备往回走,结果没想到,居然有一整团妖魔,涉河深入中原腹地,好巧不巧就盯上了这个镇子。

  盯上这个镇子以后呢?

  杀人咯。

  我被扶柳从被窝里拖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小镇已经被妖魔包围了。

  我扇了他一个耳光。我很严肃的告诉他我想睡觉,然后他又把我从被窝里刨出来,用力把我按在窗口,指给我看镇子四周的火光。

  我觉得我的魂已经升天了。

  讲道理,敌众,我寡,小镇的居民战斗力不计,小白也忽略不计吧,整个镇子的人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交到了我俩手上,吓得我穿衣服都不利索了。

  下楼梯的时候看到小白叮叮当当带着一大堆东西狂奔而来,说是居民们交给她保管的细软,镇长已经带着好多人操家伙上了。

  我脚一软,扶柳抬手就是一个曲则全——确实是当强心剂用的,我说我影杀最多解决一个,小白眼泪吧嗒吧嗒的;我说扶柳大炮都用不好呢,小白哭着拉住我的袖子说我会帮你照顾好他的;我说小白你和我们一起上呗,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小白......好吧她指挥老人和小孩躲到地窖去了。

  然后那晚就是杀,杀,杀,不停地杀,没什么好讲的。我们俩和镇长一伙人一直撑到凌晨,王朝的援军找到了老鼠精打穿的地洞,犹如天降一般出现在剩余的妖魔面前。我看着正规军队砍瓜切菜一般收拾残局,站在尚且硝烟弥漫的街道上,努力抬起胳膊,揽住扶柳的肩膀,我说咱们干的真不错,他说你身上都是血,脏死了;我说我扇了你一巴掌你别生气,起床气人人都有的,他说你脸上沾了奇怪的东西,快点擦干净;我说你长得那么帅,要不要考虑考虑我?他说......他什么都没说,腰身挺得笔直,转头就走掉了。

  我腿痛得很,化血用得太多,整个人都很虚,只能拖着腿慢慢跟着他。太阳一点一点升起来,影子拉得长长的,又渐渐短下去。

  扶柳长得那么好看,不知道要贿赂他同门多少钱才能买到他的课表呢?试炼结束就要回去上课了,他上课的样子一定更好看。诶,他那么爱干净的人,现在是不是要找地方洗澡啊?我这么跟着是不是不太好?算啦,我还是隐身吧,免得他脸皮薄。

  万一,万一他不喜欢我,我是不是太无赖了?

  我揉揉腿,认真想了想昨晚他挡在我面前的样子,又掰着手指数了数自组队以来他挡在我面前的次数,我觉得吧,人还是无赖一点好,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妖魔之围这件事,算是给我们仨的历练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在渡口等人来接的时候,小白一直缠着我问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如实讲了一遍又一遍,她还是不放过我,等我讲了第101遍的时候——别问我为什么是101,我根本没有数——她叹了口气,郑重其事地拍拍我肩膀,让我大胆的上;至于扶柳,一直坐的远远地,抱着剑头也不回一下,可气。

  话说回来,小白被堂子接走的时候,一圈的师姐妹围着她嘘寒问暖,嗔怪她多年没有音信;扶柳被接走的时候,来了两个师叔伯,对他大加赞赏;而我?只有掌门的八百里加急,写着两个字“很好”,还有一笔付给毛毛山庄飞空艇的路费。

  人比人,气死人啊。

  后记:

  魍魉的掌门还是看平月不顺眼,因为他“苦心磨练”的弟子虽然爱财的毛病收敛了一点,但是又多了个别的毛病——每天必须游荡一遍弈剑的山门,原因嘛,自然是某个小子要轮三年山门的当值。

  掌门很痛心啊,自己的弟子,好像就快变成别人的了;

  小白的话,真名还真带了个白字,不过应她的要求,名字就隐去了,据她自己说是:往事不堪回首;

  大蝙蝠嘛,平月把他当做媒人,每天好吃好喝地供着,都快成宠物了;

  扶柳这边,弈剑门派怎么会允许一个小魍魉到处乱窜,所以山门这回事,咳,大家都懂的;

  至于平月,再努力一把~扶柳在向你招手哦

【游久网(uuu9.com)责任编辑:平凡启程】

292

评论